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交汇_青葫剑仙
笔趣阁 > 青葫剑仙 > 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交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两千零五十七章 交汇

  梁言此时的内心是震撼的。

  他之前不是没有见过圣人出手,无双城城主令狐柏的风采记忆犹新,可惜他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,受限于自身的眼光和见识,只能是管中窥豹,看不到全貌。

  但现在却不同,圣人的一滴精血,蕴含了千年修为,实实在在的被自己吸收了。

  到了这个时候,梁言才近距离直面了圣人的强大。

  就仿佛一座无法翻越的天阙仙山,而自己则是一只蚂蚁,在巍峨仙山的面前,自身这点修为根本微不足道。

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!

  了解到圣人的强大之后,也让梁言心中更加向往!

  “修道一途,蹉跎千年,唯有成圣,才能超脱世俗!”

  此时此刻,梁言心中再无旁骛,在老槐树下盘膝而坐,随着不断运功炼化体内的暖流,自身气息也在不断暴涨。

  圣人千年修为灌体,梁言的境界一升再升,短短一炷香的功夫,他就已经从通玄中期到了通玄巅峰!

  到了这个时候,轩辕破天留在“不死天龙”精血中的修为,还只是被消耗了一小半,仍有庞大的修为源源不断的涌来。

  对于这些修为,梁言的丹田就仿佛开了一个无底的黑洞,来者不拒,照单全收!

  可奇怪的是,无论再吞入多少修为,梁言的境界却始终停留在通玄巅峰。

  此时此刻,梁言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  仿佛自己体内出现了一个空间,茫茫无边,浩瀚无垠,庞大的灵力如海水般涌入,却根本塞不满这片空间,也没有半点要突破的迹象。

  如此又过了两个时辰。

  “不死天龙”精血中的圣人修为,终于被梁言全部吸收,可他的境界却没有再次改变,最终停留在了通玄巅峰。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  梁言皱了皱眉,没有起身,依旧盘膝而坐,双眼紧闭,用神识内视。

  只见体内一切正常,庞大的灵力在经脉之中流动,轩辕破天的修为已经被自己全部吸收,没有半点浪费,但那传说之中,化劫境的瓶颈,自己却是丝毫也没有触及到。

  “和我预想的不同........之前倒是听说过,化劫境的突破和其他境界有些不大一样,或许不是修为到了就能触摸到瓶颈,而是要等自己的第一难到来?”

  这是梁言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了,其实他体内的灵力修为已经超越了通玄境的极限,没道理连瓶颈都感觉不到,只有可能是灾劫未到,所以自己没有感觉。

  想到这里,梁言轻轻叹了一口气,内心有一丝遗憾,但转念一想,又觉得此事未必不好。

  要知道现在广陵城形势严峻,头顶圣人大战,城中又有各方势力乱战,自己如果在这个时候强行渡劫,那变数可就太多了。

  所谓祸福难料,没有感应到化劫境的瓶颈,未尝不是一件幸事!

  “如此也罢,现在最重要的,是赶紧离开广陵城,等我回去之后,再考虑如何渡劫!”

  梁言心念一动,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。

  在他三魂夺体以及吸收圣人修为的这段时间,白清若一直守在院子门口为他护法,并没有半点逾越的举动,这也让梁言对她多了几分信任。

  “多谢圣女护法!”

  这次是梁言由衷的感谢。

  “干吗要谢我?你救我性命,助我脱困,这份恩情清若都不知道怎么报答,为道友护法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!”白清若脸色认真地说道。

  梁言点了点头,不再多言,神识往外一扫,发现闻香商会和曹天威的人还在争斗。

  曹天威的手下虽然人数众多,但修为最高的也只是通玄中期,而闻香商会这边有老金,他是通玄巅峰的修为,本体又是万年大妖,各种手段刁钻狠辣,让轩辕军的修士忌惮不已。

  这些通玄境、金丹境的修士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,但半空之中,曹天威、凌冲霄、甘龙三人的争斗,却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  曹天威虽然神勇无敌,但毕竟是以一敌二,此时身上多处受伤,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。

  他毕竟参与了这次叛乱,外面形势不明,虽然对梁言的秘密有些好奇,但也犯不着和人打生打死。

  想到这里,曹天威奋起余力,只攻不守,装作要拼命的样子,与凌冲霄、甘龙快速交手十余招。

  二人被他的神威所慑,还以为此人好战如斯,当真不要命了,心生出了几分忌惮,人便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开。

  曹天威觑得机会,抡圆了方天画戟,一戟荡开二人,却不再前进,足下遁光骤起,整个人飘然后退,却是往相反的方向快速遁走。

  “广陵城城破在即,轩辕破天也只是苟延残喘,曹某不屑与尔等做无畏的争斗,奉劝二位还是想想自己的退路吧!”

  曹天威虽是败退,但却没有半点逃跑的狼狈,反而还出言警告,一副打了胜仗的模样。

  只是他没想到,自己才刚刚退开三十来丈,身后虚空忽然泛起涟漪,紧接着一只紫色的蛇头从里面钻了出来。

  “嗯?虚空蟒?”

  曹天威是轩辕城的神将,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条紫蛇的来历。

  如果是在平时,虚空莽虽然能钻入虚空,也未必能瞒得过他,但他刚才一门心思只想遁走,竟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空间波动。

 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,虚空蟒就张开血盆大口,一道青色剑光疾驰而出,往曹天威的后心一剑斩来!

  这道剑光他认得,正是当日和自己在城门大战的碧海宫宫主,梁言!

  曹天威吃了一惊,急忙转身,把方天画戟一横,向上挡住了蜉蝣剑丸。

  但是这一剑太过突然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身前,纵然挡住剑丸,依旧被锋锐的剑气划伤了胸口。

  曹天威是纯粹的体修,常年淬炼肉身,区区几道剑气,自然伤不到他的根基,但却让曹天威有了一瞬间的分神。

  下一刻,身后风声呼啸,凌冲霄的“风火金轮”和“虎候点兵砚”同时打来,往他的后脑勺上重重一砸,把这位天威神将砸得眼冒金星,脚步一阵趔趄!

  曹天威被砸得吐出一口鲜血,双目圆睁,脸上青筋暴起,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。

  他在十二神将中排名第七,却是眼高于顶,平日里连排在他前面的飞龙神将都看不起,更别说是排在他后面的神将了。而凌冲霄排名第十一,素来不入曹天威的法眼,今天却一而再,再而三的阻扰自己,甚至还打中自己的后脑勺,曹天威心中的怒气可想而知。

  “凌冲霄,你这无胆鼠辈,只知道乘人之危!”

  曹天威怒喝一声,转身回头,把手中方天画戟一挥,就要朝凌冲霄打去。

  然而他才刚刚举起方天画戟,就感到手臂四周被一股无形波动纠缠住了,一时间居然无法用出全力。

  “你!”

  曹天威瞪大了眼睛,只见闻香商会的甘龙,此时正把一口精血吐在自己身前的镶宝七彩如意算盘上,随着双手拨动算珠,一股股无形之力在曹天威的头顶出现,向下缠住了他的双手,一身蛮力短时间内发挥不出来了。

  就在此时,身后遁光破空,一个灰衣男子从蛇嘴里飞出,纵起青色剑光,再度朝他一剑斩来!

  曹天威万万没想到,自己要找的人,早就已经破开了禁制,不仅如此,修为境界似乎比之前还强大了不少。

  不过这个时候,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,为什么李牧之没有封印住对方。

  他现在要想的是,自己如何躲过这一剑!

  “给我破!”

  危急时刻,上千年苦练的肉身在这一瞬间发挥到了极致,曹天威奋起全身力量,把方天画戟向前一劈!

  砰!

  一声巨响传来,凌冲霄被这一戟劈得口吐鲜血,倒飞而出,而在远处,甘龙身前的如意算盘也发出一声脆响,居然崩碎开来,翡翠算珠滚了一地。

  曹天威奋尽全身力气,暂时打退了凌冲霄和甘龙,但此时也已是强弩之末,面对身后澎湃的剑意,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举起方天画戟硬抗!

  刷!

  蜉蝣剑丸所化的青霞从天而降,而此时的曹天威根本没有力气抵挡,两件神兵交锋,方天画戟“当”的一声掉在地上,而那青色剑光则把他居中劈成了两半!

  曹天威瞪大了眼睛,仿佛没有想到,自己堂堂天威神将,十二神将排名第七,居然会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个地方!

  肉身被劈成两半,一道元神却从体内飞出,“嗖”的一声冲上半空,就要往远处遁走。

  “想走?”

  梁言冷笑一声,心念一动,蜉蝣剑丸冲上半空,瞬间就追上了曹天威的元神。

  可还不等他动手,旁边就有一道红光飞出,直接照在了曹天威的元神之上。

  “啊!”

 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梁言定睛一看,那把曹天威元神罩住的,正是凌冲霄的风火金轮。

  儒神将刚才吃了曹天威一戟,胸口血流如注,此时正背靠在一块巨石上面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

  不过他的右手却举了起来,操控着半空中的“风火金轮”,把曹天威的元神一点一点磨灭。

  “凌冲霄!你我无冤无仇,为何要置我于死地?”ωω

  “哼,叛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  凌冲霄看着头顶曹天威的元神,双目充血,咬牙切齿。

  “如果不是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,广陵城又怎会如此轻易被攻破?我凌冲霄就算再如何混账,也做不出这种勾结外敌的事情,你之罪行,百死难赎!”

  话音刚落,凌冲霄就把手掌一握,“风火金轮”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那曹天威的元神都来不及惨叫,就被这股力量搅成了粉末。

  眼看曹天威元神被灭,剩下那些轩辕军的修士再无斗志,有人起了个头,剩下的修士立刻四散而逃。

  但梁言却没有打算放过他们,只见青色剑光闪烁,犹如屠杀鸡犬一般,瞬间就把院子里的轩辕军杀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“师尊!”

  争斗结束,李希然第一个跑了过来,扑进了他的怀里。

  这一次,梁言被轩辕破天亲自下令囚禁,广陵城中又接二连三发生巨变,李希然是真的有些害怕,害怕自己的师傅回不来了。

  好在最后,梁言还是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  面对这个徒弟,梁言心中也有一丝温情存在。

  他知道闻香商会的人之所以会来这里,都是因为自己这个徒弟,如果不是李希然执意要来保住自己的肉身,那甘龙也不会追来,曹天威应该已经得手。

  如今自己能重回肉身,李希然功不可没!

  现在广陵城的形势如此混乱,她没有想着逃跑,反而一门心思想要保住师傅的肉身,这份师徒之情,也没枉费自己在她身上下的心血。

  “傻徒弟,师傅不是没死嘛。”

  梁言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,轻声安慰了几句,李希然渐渐安定下来,脸色稍红,转身走到一边。

  “恭喜梁宫主重回肉身,而且修为更上一层楼!”

  甘龙此时笑呵呵的走了过来。

  “机缘巧合罢了。”梁言微微一笑,随即脸色认真道:“这次多亏了甘长老出手,梁某才能有惊无险,这份恩情,梁某记下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甘龙是个精明的商人,知道像梁言这种人,话不需要多说,只要他记了自己的恩情,将来不论是对自己,对商会,都是大有益处的事情。

  两人客套了几句,梁言目光一转,又看向了不远处的凌冲霄。

  这位轩辕城十二神将之一的儒神将,此时面无血色,跌坐在地上。

  他当日在地宫之战中就曾经受伤,此时旧伤未愈,又添新伤,整个人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。看到梁言目光扫来,苦笑一声,脸上露出了无奈之色。

  “动手吧!”

  说完凌冲霄就认命地闭上了眼睛。

  然而出乎意料,院子里面十分安静,等了许久,也不见梁言出手索命。

  半晌之后,凌冲霄缓缓睁开了眼睛,只见梁言远远看着自己,脸色有些复杂,良久良久,从嘴里吐出几个字:

  “你走吧........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bb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bb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